广西胶原蛋白口服液价格交流组

【文昊分享】他一脸胶原蛋白,没学历,却满腹风云沧桑

养颜精选2018-06-15 12:07:35

小时候看亦舒写的一个故事,一直忘不掉:故事的男主人公飞机失事,留下前妻的女儿和他当时的女友,他女友深爱他,经济也很富裕,于是义气担负他女儿之后的上学和生活费用。

 

然而随着故事展开,他女友逐渐发现他一直隐瞒的真正身世:贫民出生,伪造的美国名牌大学文凭,凭借长袖善舞、投机取巧和人格魅力,博取全新生活,与贫穷的前妻离婚……

 

他那家世极好的女友知晓真相后,好奇心驱使,去见他的前妻,她们当时有一段对话:

“后来的事你也知道了,他从来不喜欢读书,根本没上过大学。”

“可是,他懂得那么多。”

“因为他是社会大学的高材生。”

 

社会大学的高材生这个词,后来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,这么多年,一直记着。


亦舒是写故事的能手,背景又是香港,太懂得用前后的反差,一波三折,把意外最大化,让读者错愕。


正是在那种错愕当中,我看到男主的实力所在:伪造文凭这件事,太容易让读者觉得可耻,继而贴标签,然后完全否认男主这个人的一切,但亦舒抽丝剥茧,让我看到男主一生的前因后果,以及他伪造文凭之后,活出文凭当中那个高学历人设的样子——那是个真本事。


之所以想讲这个故事,是因为前段时间碰到的一个人,让我想起故事里的男主。


他不及故事男主那般高超的机智和魅力过人,也完全犯不着像男主那般瞒天过海,但他和我讲的,他在“社会大学”中跌打滚爬的故事,却一再让我意外和惊讶。


他是我的散打教练,这里暂且叫他L。


碰到他是今年春天,脑子一热,报了10节散打课。第一节课就差点累死,之后每次想“蒙混过日”,都被罚俯卧撑,每次俯卧撑做到万念俱灰,他看我一脸沮丧,就给我讲各种好玩的事情,我一度感到奇怪,他怎么会知道那么多健身房之外的事情?


于是最后两次课,我打死不上课了,一脸严肃认真对教练说:“我就听你讲故事。”然后就听到了L本人的故事。

 

L他94年生,所以长得一脸胶原蛋白,但看上去已经极为稳重。他初中毕业后第一份工作,在当地一家KTV当酒保,月入8000,那时候酒厂竞争激烈,一个瓶盖给5块钱抽成。

 

偶尔碰到蛮横的客人,一瓶酒打开,“啪”一下放L面前,让L喝掉。

我问:“你能推辞不喝吗?”

他说:“有的人可以,有的人不行,叫你喝你就得喝。”

“怎么分辨呢?”

“你被打过一回就知道了。”


L也有碰到失恋的女客人,让打开二十瓶酒,然后全部倒掉。

 

后来他离开家乡,去其他省市的酒吧上班,时不时有客人喝大了,觉得自己特牛逼,闹事,找茬和保安抬杠。

 

保安如果镇不住,第二天是要走人的,不过每次闹事请出去的客人,大多数醒酒之后不会再继续回来,但运气不好,就会碰到很有背景的客人。

 

比如有一次,碰到一个很有来头的客人,闹事被请出去之后,第二天叫人开了8辆路虎,手拿关东刀上门找事。

 

殊不知,保安公司背后,也有很厚实力和背景,以及酒吧的老板,都是不好惹的人物,这样的大阵仗,他们之前不是没有遇见过,所以最后,保安公司迅速调来大批人力,把拿刀的人打了回去,酒吧老板也是不带怕的,第二天照常营业。


每次L碰到这种情况,第一件事不是躲起来,而是迅速撤吧台上的杯子,和其他一切有可能会被打碎的东西。


危险吗?是危险的。


有一次有一个姑娘,没躲及时,半个鼻子就被挥过来的刀给整没了。


我听到这里的时候,问他:“不要命吗?”

他无奈笑了一下说:“你没钱的时候,就不要。”


L做到吧台主管的时候,他的一个下属,被人用酒瓶砸到脑震荡,在床上躺了3天,领到工资之后才去的医院。


L说他也有口袋里只剩20元的日子,吃完一顿饭就彻底没钱的无助感,以及蹭网吧的地睡觉的落魄。

 

那两节课听的故事,至今仍记忆深刻,而前八节课打的拳,已忘得一干二净。


如果不是L亲口和我说,我从来没想过,一个比我还小一岁的男生,会经历那么多“事故”——当时他就一脸微笑地坐在我对面,丝毫看不出来沧桑,而且他打拳的时候非常酷,讲的所有段子、知识、套路和故事,我特么统统不知道。


从他那里,我不仅知道了酒吧里的各种门道和手段、各大鸡尾酒的配方、每一款酒背后的故事,我还知道了:他先后入过的传销组织背后的网络和套路,和监狱、消防局、食品安全局、地方势力、跑路的、黑社会等各种人打交道的经历,以及健身、散打、美容的系统认知和各路小诀窍,

 

如果用世俗的标准去衡量L和亦舒故事里的男主是否是“人生赢家”,他们很可能不是。

 

但被“人生赢家”的狭隘标准所局限的人,在我眼里反而才是“落选者”。


这个世界的大学何其多,社会大学的高材生,也可以有名牌大学毕业生一样的魅力值,甚至更高。


L和故事男主,都是在“社会大学”中撞破过头、流过血的人,可也是他们,让我看到生命另外的维度:人生无限的弹性和张力——让人想起《破产姐妹》里的Max,见过各种渣男,踩过最糟心的生活的狗屎,但依旧幽默,依旧不认输,依旧烂漫少女心。


而恰恰是这样的人,永远不会让你厌倦,因为他们那里,永远有最狗血的传闻和段子,有五花八门目不暇接的套路与世故,有大千世界的人情冷暖和美丑咸集。

小时候看亦舒写的一个故事,一直忘不掉:故事的男主人公飞机失事,留下前妻的女儿和他当时的女友,他女友深爱他,经济也很富裕,于是义气担负他女儿之后的上学和生活费用。

 

然而随着故事展开,他女友逐渐发现他一直隐瞒的真正身世:贫民出生,伪造的美国名牌大学文凭,凭借长袖善舞、投机取巧和人格魅力,博取全新生活,与贫穷的前妻离婚……

 

他那家世极好的女友知晓真相后,好奇心驱使,去见他的前妻,她们当时有一段对话:

“后来的事你也知道了,他从来不喜欢读书,根本没上过大学。”

“可是,他懂得那么多。”

“因为他是社会大学的高材生。”

 

社会大学的高材生这个词,后来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,这么多年,一直记着。


亦舒是写故事的能手,背景又是香港,太懂得用前后的反差,一波三折,把意外最大化,让读者错愕。


正是在那种错愕当中,我看到男主的实力所在:伪造文凭这件事,太容易让读者觉得可耻,继而贴标签,然后完全否认男主这个人的一切,但亦舒抽丝剥茧,让我看到男主一生的前因后果,以及他伪造文凭之后,活出文凭当中那个高学历人设的样子——那是个真本事。


之所以想讲这个故事,是因为前段时间碰到的一个人,让我想起故事里的男主。


他不及故事男主那般高超的机智和魅力过人,也完全犯不着像男主那般瞒天过海,但他和我讲的,他在“社会大学”中跌打滚爬的故事,却一再让我意外和惊讶。


他是我的散打教练,这里暂且叫他L。


碰到他是今年春天,脑子一热,报了10节散打课。第一节课就差点累死,之后每次想“蒙混过日”,都被罚俯卧撑,每次俯卧撑做到万念俱灰,他看我一脸沮丧,就给我讲各种好玩的事情,我一度感到奇怪,他怎么会知道那么多健身房之外的事情?


于是最后两次课,我打死不上课了,一脸严肃认真对教练说:“我就听你讲故事。”然后就听到了L本人的故事。

 

L他94年生,所以长得一脸胶原蛋白,但看上去已经极为稳重。他初中毕业后第一份工作,在当地一家KTV当酒保,月入8000,那时候酒厂竞争激烈,一个瓶盖给5块钱抽成。

 

偶尔碰到蛮横的客人,一瓶酒打开,“啪”一下放L面前,让L喝掉。

我问:“你能推辞不喝吗?”

他说:“有的人可以,有的人不行,叫你喝你就得喝。”

“怎么分辨呢?”

“你被打过一回就知道了。”


L也有碰到失恋的女客人,让打开二十瓶酒,然后全部倒掉。

 

后来他离开家乡,去其他省市的酒吧上班,时不时有客人喝大了,觉得自己特牛逼,闹事,找茬和保安抬杠。

 

保安如果镇不住,第二天是要走人的,不过每次闹事请出去的客人,大多数醒酒之后不会再继续回来,但运气不好,就会碰到很有背景的客人。

 

比如有一次,碰到一个很有来头的客人,闹事被请出去之后,第二天叫人开了8辆路虎,手拿关东刀上门找事。

 

殊不知,保安公司背后,也有很厚实力和背景,以及酒吧的老板,都是不好惹的人物,这样的大阵仗,他们之前不是没有遇见过,所以最后,保安公司迅速调来大批人力,把拿刀的人打了回去,酒吧老板也是不带怕的,第二天照常营业。


每次L碰到这种情况,第一件事不是躲起来,而是迅速撤吧台上的杯子,和其他一切有可能会被打碎的东西。


危险吗?是危险的。


有一次有一个姑娘,没躲及时,半个鼻子就被挥过来的刀给整没了。


我听到这里的时候,问他:“不要命吗?”

他无奈笑了一下说:“你没钱的时候,就不要。”


L做到吧台主管的时候,他的一个下属,被人用酒瓶砸到脑震荡,在床上躺了3天,领到工资之后才去的医院。


L说他也有口袋里只剩20元的日子,吃完一顿饭就彻底没钱的无助感,以及蹭网吧的地睡觉的落魄。

 

那两节课听的故事,至今仍记忆深刻,而前八节课打的拳,已忘得一干二净。


如果不是L亲口和我说,我从来没想过,一个比我还小一岁的男生,会经历那么多“事故”——当时他就一脸微笑地坐在我对面,丝毫看不出来沧桑,而且他打拳的时候非常酷,讲的所有段子、知识、套路和故事,我特么统统不知道。


从他那里,我不仅知道了酒吧里的各种门道和手段、各大鸡尾酒的配方、每一款酒背后的故事,我还知道了:他先后入过的传销组织背后的网络和套路,和监狱、消防局、食品安全局、地方势力、跑路的、黑社会等各种人打交道的经历,以及健身、散打、美容的系统认知和各路小诀窍,

 

如果用世俗的标准去衡量L和亦舒故事里的男主是否是“人生赢家”,他们很可能不是。

 

但被“人生赢家”的狭隘标准所局限的人,在我眼里反而才是“落选者”。


这个世界的大学何其多,社会大学的高材生,也可以有名牌大学毕业生一样的魅力值,甚至更高。


L和故事男主,都是在“社会大学”中撞破过头、流过血的人,可也是他们,让我看到生命另外的维度:人生无限的弹性和张力——让人想起《破产姐妹》里的Max,见过各种渣男,踩过最糟心的生活的狗屎,但依旧幽默,依旧不认输,依旧烂漫少女心。


而恰恰是这样的人,永远不会让你厌倦,因为他们那里,永远有最狗血的传闻和段子,有五花八门目不暇接的套路与世故,有大千世界的人情冷暖和美丑咸集。